入籍球员与中国足球渐行渐远 亚洲杯或是为国足出战最后可能

北京时间22日,巴甲俱乐部弗鲁米嫩塞官方宣布,前广州队前锋阿兰正式加盟,双方签约至2024年。

至此,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出场的入籍球员,在离开中超后几乎都找到了新球队。

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和中国足球的缘分也基本上走到了尽头?明年亚洲杯或许是入籍球员最后代表国足出战的机会了?

即将年满33岁的阿兰职业生涯正是始于弗鲁米嫩塞,2008年至2010年间,他代表球队出场88次,打入26球,并在此期间多次入选巴西国青队。

2015年1月,广州队以1110万欧元签下阿兰。在广州队效力期间,阿兰共出场68次,打入38球,随队获得三次中超联赛冠军和2015年的亚冠冠军。

阿兰在2019年成为入籍球员,并在2021年1月首次入选中国男足大名单。同年5月,他在对阵关岛的比赛中上演首秀,并打入两球。迄今为止,阿兰10次代表国足出场打入3球。

加盟老东家后,阿兰在媒体发布会上动情落泪,“我回家了,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感受,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兴奋,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我希望能在这里做到伟大的事情。”

“在离开弗鲁米嫩塞后,许多人一直给我发消息,球迷们一直很爱我,我希望能回馈他们。”

2019年6月对阵菲律宾的热身赛中,有中国血缘的李可成为第一位代表国足出场的入籍球员。

之后,中国足协还先后完成了多名无血缘入籍球员的工作——艾克森、洛国富、阿兰、费南多和高拉特,这其中高拉特在完成入籍后并未获得代表国足出场的资格;而费南多因为长期受伤,虽然有过入选国足集训队的经历,但还是未能完成代表国足的出场……

真正代表国足有过出场经历的入籍球员是艾克森、洛国富和阿兰。阿兰在国足的态度还是值得认可。

由于三人的前东家广州俱乐部在2021年9月起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打完去年11月的两场十二强赛比赛后,三名入籍球员陆续离开中国。

今年2月16日,广州足球俱乐部宣布与包括阿兰在内的几名入籍球员解约。在过去半年多的时间里,艾克森、洛国富均在巴西足坛找到新工作,前者签约巴西乙格雷米奥队,后者效力于巴甲米内罗美洲。

只有29岁的费南多至今待业,去年5月在国足备战四十强赛训练期间受伤后,费南多就再也没有出战过任何一场比赛,他现在也没有和任何球队完成签约,是入籍球员中唯一没有找到下家的球员。

随着入籍球员先后离开中超并在巴西联赛找到新东家,他们和中国足球之间的联系也已经越来越远。

此前春节期间的两场十二强赛,中国足协也曾经征召过三名入籍球员,最终因为从巴西抵达东京过程中航班变故,洛国富在社交媒体上炮轰中国足协,而费南多中途因为家人生病折返回家。

之后两场比赛,洛国富和阿兰也没有给国足带来帮助——甚至某种程度来说,大年初一国足客场1-3输给越南的很重要原因,就是主教练李霄鹏选择让连训练都没办法维持的两名入籍球员首发。

到了3月国足最后两场十二强赛,入籍球员都未能入选名单……费南多至今还未代表国足出场。

今年5月下旬,央视曾经联系到4名入籍球员,在采访中,他们都表示希望有机会代表中国队出战2023年亚洲杯。

艾克森说自己很怀念和国家队队友在一起的日子,希望通过一年的努力,“让自己不要消失在中国球迷、教练组和媒体的视野中。”

阿兰当时表示,希望加盟一个离中国比较近的联赛,以便兼顾国家队的比赛。费南多则说自己仍然非常期待迎来在国家队的首秀。

从目前情况来看,2023年亚洲杯或许成为巴西入籍球员代表国足出战的最后可能性,但由于这些球员已经先后离开中超,中国足协对入籍球员不再拥有约束力,是否参赛只能取决于个人意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