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爸说生我就是为了让我长大照顾傻子大哥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下楼被人撞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女同学。硬是被她揪住不放,说我摸了她。

这还算是好的了,还有的人会当着我的面说:陈三,你家是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了?连中午饭都省了?

“陈三,你有没有和家里说过什么时间送午饭?!”班主任严厉地站在教室门口。

妈妈见我那么认真,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老三,你要好好学。以后长大了,好养哥哥。”

我看着纸上那行字——“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空字写了个穴宝盖,最后一点被墨水晕开,十分难看。

原以为今天能安安稳稳地过去,没想到才一会儿,妈妈就跑过来,十分生气地问:“你们谁偷了我的钱?!”

“还说不是你?!”妈妈拎起笤帚就往我身上招呼,“你大哥会偷?你二姐会偷?”

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脸,最后抓住我的手,呜咽了一声:“老三,这个家里,只有你对我好。”

二姐拉着我跑了,傻子胖,追不上我们,气得他在后头大叫:“我要告诉爸妈,打死你们!!”

他常常会说很多很有道理的话,比如:“做什么,都要努力,勤奋。干我们这一行,也是。”

见我进来,笑着对我说:“老三,我今天摸过那把琴了!叮叮咚咚的,声音真好听!”

“老二、老三,爸妈买了奶糖。”妈妈拿出一袋大白兔奶糖,从里面拈了四颗出来,两颗给我,两颗给二姐。

他数数的声音含含糊糊的,时而吸一口口水,数到十了就又从一数起,吵得我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看见傻子蹲在枣树下不知在拨拉些什么,二姐拉过我:“昨晚上又罚跪了?”

我一边吃包子,一边听二姐说:“爸爸早上又给傻子买了一包大白兔。他吃不完,在那儿引蚂蚁。呸!”

时间过得很快,我每天就在中午饿着肚子躲在厕所里,晚上被爸妈揍的日子中挨着。

还好有黑狗,他经常说些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话,让我以为只要咬牙熬下去,有一天就能逃离这里。

“你力气比我还小,帮不上!”二姐一边忙活一边幻想,“我自己做把琴,去街上弹!”

她真的做成了,虽然绷着的几根钓鱼线看起来古古怪怪的。但她还真的捧着琴到街上弹去了。

我妈不知打哪儿听见了这消息,班也不上了,跑过去把她的琴踹翻了,当着大家的面把它给砸了个稀巴烂!

这三个人都是我们县城里有名的困难户,要么游手好闲要么眼歪嘴斜要么有前科。

二姐愣了愣,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拿起馒头就往嘴里塞,馒头渣掉得满身都是。

他们住在市里,这段时间才回县城,然后听到街坊邻居说了些闲言碎语,就冲到我姐的厂里把她拖出去打了一顿。

爸妈打累骂累之后出去了,傻子傻笑地看着一动不动的被子:“死了!耶!死了!!”

我心里一慌:不会真出事了吧……连忙把被子使劲拉开,见二姐嘴唇发白,忙喊:“爸妈,二姐闷中暑了!”

回来隔着门一顿臭骂:“你知道冯建国是什么人吗?李庄的村支书!家里有钱得很!你还敢给老子甩脸子?”

爸妈和冯建国挑了个好日子,说是下半年的十月初十不错,准备到时候摆酒请客。

我看了一眼神龛上摆放的泥塑菩萨,心想:也许他们不是笑给神婆看的,应该是笑给菩萨看的。

爸妈付了钱,拿了药,千恩万谢地走了出来。见我站在巷子里,朝我瞪了一眼:“走走走,一边儿玩去!”

傻子见我和黑狗在那里说悄悄话,走到我们面前啐了一口:“呸!打死你!打死你!!”

“特么他是我小弟,你敢打他?!”黑狗怒了,“陈三,老大今天给你出口恶气!”

“妈妈!”傻子扑向我妈,没注意脚底下的碎石块,踩到滑了一跤,直直朝我妈撞过去。

我爸见了,火也不生了,连忙跑过去将他的后衣领一把抓起,一个推搡将他推开:“老大,你小心着点儿!”

傻子从来没见我爸这副颜色对他过,吓得愣了愣,好长时间之后才嚎啕大哭:“妈妈,他打我!他打我!!”

我妈皱了皱眉,和我爸说了声:“你看着他点儿,不要吓到了老四。”说完,站起来回屋了。

往常只要傻子一哭,她总是会搂着他的头安慰:“哎哟,妈的好大儿,妈的乖宝!”

他把自己滚得脏兮兮的还不算,还往院子里的水缸里扔石头,看见炉子架好了,一脚把炉子给踹翻了。

我跑进屋,加了一件夹衣又在长裤外套了一条长裤,已经准备好等下被揍一顿了。

当天晚上,我爸为了惩罚傻子撞到了我妈,还把药给踹翻了,让我们将傻子的床铺抬到了堆杂物的偏间里。

说是偏间,其实就是在房屋旁竖几根水泥柱子,上面盖上几片大机瓦,三面都是空荡荡的,连墙壁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傻子没有起床,爸妈出去上班了,二姐凑到他床前推了他一把:“早饭吃不吃?”

我妈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慈祥地看着我说:“老三,弟弟生出来之后,你要好好照顾弟弟啊。”

只是,我妈还是会忘记给我送中饭,我每天都得接点自来水填饱肚子,然后一整个中午躲在厕所里。

有一天我在蹲厕所的时候,来了一个同学,他好奇地问:“陈三,你怎么蹲这么久啊?”

“别打了。”我妈见我死咬着不肯服软,说,“你把他打坏了,谁来照顾老四!”

我嘿嘿一笑:“爸,你猜得没错,那张画是我画的。因为你和傻子,我现在看见男人就觉得恶心!”

小学六年,我已经习惯了不吃午饭,习惯了中午喝自来水,习惯了中午大家吃饭的时候趁人不注意上个厕所。

李二狗,听说他很喜欢喝酒,他的前任老婆是被他喝醉后打瘸的。他坐了两年牢出来到处跑生意,好像赚了不少钱。

王三炮是个老光棍,手上没钱,名声还不好。听说,他偷偷爬寡妇的窗子,被寡妇打出来了。

嫁给冯建国当天晚上,冯建国就家暴了她。听说她趁冯建国睡着后,拿麻绳把他绑在床上后跑的。

彩礼钱全被冯建国要回去了,我爸妈什么好处也没捞到,还被他狠狠警告了一回。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