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規則變化 備戰巴黎奧運(展望奧運新周期)

巴黎奧運會將於2024年夏舉行,目前已進入兩周年倒計時。今夏,國際奧委會陸續發布巴黎奧運會各項目設項、賽制、規則等變化信息,包括摔跤項目資格分配方案、滑板參賽資格排名系統、乒乓球資格賽體系、游泳資格選拔體系等。其間,巴黎奧運會新增項目霹靂舞首場奧運積分賽完賽,游泳、田徑等基礎大項世錦賽相繼舉行。對中國體育而言,奧運新周期既有變化帶來的新挑戰,也有發展新興項目、加強人才儲備等新課題。本版今起推出“展望奧運新周期”欄目,聚焦各項目國家隊的備戰情況,回應讀者關切。

在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舉重館裡,一塊巨幅屏幕擺在訓練館中間,上面顯示著隊員的心率,教練會據此適時調整訓練強度。進入巴黎奧運周期,中國舉重隊的訓練更具科技含量。

2024年巴黎奧運會,舉重項目將迎來重大調整,金牌數量減少為男子、女子各5枚,且每隊最多派出男、女各3名運動員參賽,每個級別限定1名運動員參賽。在東京奧運會上,每隊最多有4男4女共8名選手參賽,中國隊最終取得7金1銀的歷史最佳成績。

給中國舉重隊帶來更大考驗的還有項目級別的調整。巴黎奧運會男子項目共設5個級別,分別為61公斤級、73公斤級、89公斤級、102公斤級和102公斤以上級,女子項目的5個級別則為49公斤級、59公斤級、71公斤級、81公斤級和81公斤以上級。諶利軍、呂小軍、廖秋雲和汪周雨在東京奧運會上的參賽級別都將無緣巴黎奧運會。同時,運動員也不再依據多場資格賽的累計積分獲取奧運會資格,而是選取一場總成績最高的比賽成績進行排名。一系列改變加劇了中國舉重隊的隊內競爭,也給隊伍的備戰帶來不小的挑戰。

“5個級別隻能派3人參賽,這讓男隊備戰面臨更大挑戰。我們在兩個大級別上與世界頂級水平尚有差距,因此要把重點放在前3個級別上。”中國男子舉重隊主教練於杰說,“從今年集訓開始,我們就在各級別培養人才,挖掘老運動員的潛力,提升年輕運動員能力。”

38歲的奧運冠軍呂小軍重回國家隊,但他在東京奧運會上奪冠的男子81公斤級已被取消,他將根據自己的競技狀態以及隊伍需要重新選擇級別。很多在去年全國比賽中表現出色的年輕運動員進入隊伍。21歲的小將廖桂芳首次入選國家隊,她的參賽項目從76公斤級改為71公斤級,在7月的隊內選拔賽上連超71公斤級抓舉、總成績兩項世界紀錄。

“參賽名額減少,對我們提出了更高要求,必須更加努力、狠抓細節。”中國女子舉重隊主教練王國新說,“應對項目級別調整,首先要適應規則,確定選手的參賽級別。”

自7月以來,全國青年體操錦標賽、“體總杯”全國體操團體錦標賽、全國少年體操U系列錦標賽相繼舉辦,來自各地、不同年齡段的體操運動員在全國大賽的舞台上檢驗訓練成果,適應奧運會體操項目新規則。

進入巴黎奧運周期后,國際體操聯合會對賽制進行調整,巴黎奧運會將採用團體資格賽“543”、決賽“533”的賽制,該賽制曾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和2016年裡約奧運會上採用。據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葉振南介紹,“543”是指每隊5人報名,每項4人出場,取3個最好成績計入資格賽總分﹔“533”則是指每隊5人報名,每項3人出場,取3個最好成績計入決賽總分。

在東京奧運會上,體操比賽採用“4+2”模式,即4人參加團體賽,另有單項和全能的個人名額共2個。“這對我們的單項運動員來說是效益最高的。中國體操隊在東京奧運會上奪得3金3銀2銅,其中劉洋、尤浩、管晨辰3名單項選手收獲2金1銀。”葉振南說,新周期賽制改革后,將不再有個人名額,隊伍的整體策略都要調整。

相比東京奧運會體操團體決賽採用的“433”賽制,巴黎奧運周期的“533”賽制更考驗教練的陣容選擇搭配。“既要保証選手的全能性,也要發揮隊員在單人項目上的優勢,實現最佳配置,提升隊伍整體競爭力。”葉振南說。

除賽制變更外,器械高度、比賽時長等方面也有調整。如女子高低杠項目調高5厘米,男子自由操比賽時長由70秒增至75秒。新規則下,一些難度動作降組或合並,裁判對完成質量的評分也會更為嚴格。在葉振南看來,每支隊伍面對的考驗都是相同的,更快地適應新規則,就能在競爭中佔據主動,“中國隊堅持高難度、高質量、高穩定的訓練要求不會動搖。”

中國體操隊自去年冬訓期間便積極研究學習新規則,根據運動員的特點及潛力研究難度、創新動作。今年6月,體操亞錦賽在卡塔爾多哈舉行,中國隊收獲8金3銀5銅。這是巴黎奧運周期實行新規則后中國隊參加的首場大賽,檢驗了隊伍對新規則的理解和運動員的比賽能力,中國隊在此后對動作編排、隊員體能儲備等進行了針對性訓練。

8月初,在斯洛伐克舉行的一項國際霹靂舞賽事上,16歲的中國小將劉清漪高質量完成了一套兼具難度和創新性的動作,獲得女子組冠軍。

近幾年,中國霹靂舞運動發展迅速、進步明顯。一個重要原因,便是2020年霹靂舞被確定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這在項目發展歷程中具有裡程碑意義。國際奧委會委員於再清說:“霹靂舞作為街舞的一個種類,深受廣大年輕人喜愛,技術動作具有一定難度和創新性,這些特點為霹靂舞進入奧運會創造了條件。”

亞洲體育舞蹈聯合會副主席、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秘書長蘇潔介紹,上世紀80年代,霹靂舞曾風靡全國,隨著霹靂舞正式“入奧”,這項運動再次受到人們關注。項目迎來發展新契機,相關賽事和培訓機構數量增長迅速。此外,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主辦的中國街舞聯賽,也推動了該運動的普及和發展。

為進一步提升中國霹靂舞運動員的能力和水平,充分備戰巴黎奧運會,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在引進世界知名教練的同時,積極選拔優秀選手出國訓練、比賽。7月,國家霹靂舞外訓外賽隊前往歐洲,開啟為期半年的訓練、比賽。

劉清漪的成長,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霹靂舞運動水平的不斷進步。劉清漪10歲開始練習霹靂舞,在節奏感、表現力和難度等技術層面都有不俗實力。2021年,她入選國家集訓隊后,訓練更加科學系統:在第十四屆全運會上獲得霹靂舞女子組金牌,在之后的世錦賽和世界運動會上也都有不錯的發揮,成績分別位列女子組第九名和第四名。

蘇潔介紹,中國霹靂舞運動具有一定的人才儲備。女選手方面,除了劉清漪,全運會亞軍芮玢琪在國際賽場上也有亮眼表現。男選手商小宇在2018年首次代表中國隊參加布宜諾斯艾利斯青年奧運會霹靂舞項目就進入八強,在近兩年的國際大賽上也有上佳表現。

備戰巴黎奧運會,中國霹靂舞集訓隊將面向全社會招募人才。“中國霹靂舞目前還處在追趕位置。劉清漪等運動員的出色表現,讓我們對接下來的奧運備戰充滿信心。”蘇潔說。

8月的法國馬賽,海上風大、浪急。兩小時的體能訓練后,中國帆船帆板隊教練周元國帶著隊員來到碼頭,組裝器材下水訓練。這裡是2024年巴黎奧運會帆船比賽場地,周元國也是第一次來,他說:“與其他賽場相比,這片海域的風向、溫度、涌浪變化較多。”

在隊裡,周元國主管帆板組,組內隊員盧雲秀和畢焜在東京奧運會帆板RS:X級別勇奪1金1銅。如今,帆板組正面臨重大變化——巴黎奧運會帆船比賽10個競賽項目,有5個較東京奧運會進行了調整,作為中國隊優勢項目的帆板被水翼帆板取代。

帆板貼著海面“跑”,水翼帆板則變成升到海上“飛”。速度的提升,使得比賽更具觀賞性,對運動員操控能力的要求也更高了。隊員們要改變習慣,適應新板型。

從海口冬訓到秦皇島夏訓,全隊一步步摸索新板型的性能,完善技術環節,提升速度能力和高速穩定性。“換成水翼帆板后,要求選手身體更壯,增重成了大家關注的新話題。”畢焜說。

在周元國看來,雖然項目調整對隊伍備戰產生影響,但訓練的主要內容沒有變,比如直線速度、體能儲備、心理穩定性等,依然要按照既定目標和計劃,全力以赴做好自己。

結束夏訓后,中國帆船帆板隊分赴法國、加拿大等地進行適應性訓練,隨后再轉場意大利、希臘等地參加世錦賽等國際賽事。“這次外訓、外賽主要是了解整體競爭格局,檢驗隊員技戰術水平。”中國帆船帆板隊領隊張錫廣說。

奧運設項調整后,競賽時間變化、每天比賽輪次增多,對運動員短時間內的身體調動能力、高速運轉能力以及快速恢復能力提出更高要求。經過兩個多月夏訓,目前隊員的體能和技術都有明顯提升。

同樣在馬賽訓練的,還有水翼風箏板組,這是巴黎奧運會新設項目。2018年,水翼風箏板國家集訓隊組建,從社會俱樂部吸納優秀人才,開展系統性訓練。如今,這批年輕隊員開始嶄露頭角。在今年的意大利世青賽上,16歲的黃齊濱奪得男子水翼風箏板第二名。

中國帆船帆板運動協會主席張小冬說:“如今奧運備戰已揚帆起航,時間緊任務重,我們既要有危機意識,也要堅定信心,咬定目標,爭分奪秒做好充分准備。”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